最高檢發(fā)布檢察機關(guān)服務(wù)國家公園建設典型案例

分享到:
分享到:

最高檢發(fā)布檢察機關(guān)服務(wù)國家公園建設典型案例

2024年06月28日 16:26 來(lái)源:中國新聞網(wǎng)
大字體
小字體
分享到:

  中新網(wǎng)6月28日電 據最高檢網(wǎng)站消息,時(shí)值首批國家公園總體規劃正式發(fā)布將近一周年之際,6月28日,檢察機關(guān)服務(wù)國家公園建設研討會(huì )在青海西寧召開(kāi)。會(huì )上發(fā)布了一批檢察機關(guān)服務(wù)國家公園建設典型案例。

  本次發(fā)布的典型案例包括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檢察機關(guān)督促保護三江源國家公園核心區物種生境行政公益訴訟案等6件,其中行政公益訴訟5件,民事公益訴訟1件。案例涉及我國首批設立的三江源、大熊貓、東北虎豹、海南熱帶雨林、武夷山國家公園等5個(gè)國家公園,青海、四川、吉林、海南、福建、江西等6省,南北跨度從南海之濱到白山黑水,地理風(fēng)貌從東南丘陵到世界屋脊,植被種類(lèi)從熱帶雨林到東北溫帶針闊混交林,動(dòng)物種類(lèi)從頂級獵食動(dòng)物東北虎豹到憨態(tài)可掬的大熊貓、高原精靈藏羚羊。從案件保護對象來(lái)看,既有雪豹、東北虎豹、海南坡鹿等保護動(dòng)物,又有天全槭、武夷山松樹(shù)等在國家公園生態(tài)環(huán)境中發(fā)揮重要作用的植物。公益保護手段既包括通過(guò)行政公益訴訟督促行政機關(guān)依法履職,也包括提起民事公益訴訟追究違法行為人民事責任,保護對象全面,保護手段多樣,充分彰顯了我國絕無(wú)僅有的自然景觀(guān)和生物多樣性的豐富程度,也體現了檢察機關(guān)對國家公園保護的多視角全面關(guān)注。

  規范高效的中國特色國家公園體制要求有效保持生態(tài)系統的原真性和完整性。本次發(fā)布的四川省雅安市檢察院督促保護大熊貓國家公園珍稀樹(shù)種天全槭行政公益訴訟案等詮釋了檢察機關(guān)履行公益訴訟職能時(shí)的系統化、全局化思維,將單一的違法行為置于威脅生態(tài)系統原真性、完整性的全局考慮中,最大限度地保護國家公園原有生態(tài)系統,確保國家公園生態(tài)系統健康,生態(tài)功能穩定,具有較完整的動(dòng)植物區系。

  最高檢公益訴訟檢察廳廳長(cháng)徐向春表示,本次發(fā)布的典型案例可以看出受損生態(tài)環(huán)境修復治理工作成效明顯,檢察機關(guān)在服務(wù)國家公園建設公益訴訟履職中,既保護生態(tài)環(huán)境,也重視保障當地居民利益,充分調動(dòng)當地居民參與國家公園建設和生態(tài)保護的積極性,減少因國家公園建設對當地居民生產(chǎn)生活產(chǎn)生的影響,實(shí)現國家公園建設與區域經(jīng)濟社會(huì )的協(xié)調發(fā)展。

  檢察機關(guān)服務(wù)國家公園建設典型案例目錄

  1.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檢察機關(guān)督促保護三江源國家公園核心區物種生境行政公益訴訟案

  2.四川省雅安市人民檢察院督促保護大熊貓國家公園珍稀樹(shù)種天全槭行政公益訴訟案

  3.吉林省琿春林區人民檢察院督促整治東北虎豹國家公園園區內廢棄礦山行政公益訴訟案

  4.海南省東方市人民檢察院督促整治熱帶雨林國家公園海南坡鹿飲用水污染行政公益訴訟案

  5.福建省南平市檢察機關(guān)督促治理武夷山國家公園松材線(xiàn)蟲(chóng)病行政公益訴訟案

  6.江西省上饒市人民檢察院訴萬(wàn)某某、南昌市某礦業(yè)有限公司破壞武夷山國家公園毗鄰區生態(tài)環(huán)境民事公益訴訟案

  案例一

  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檢察機關(guān)督促保護三江源國家公園核心區物種生境行政公益訴訟案

  【關(guān)鍵詞】

  行政公益訴訟檢察建議  三江源國家公園  濕地保護  一體化辦案  旅游發(fā)展與生態(tài)保護

  【要旨】

  針對非法取水、游客擅自進(jìn)入生態(tài)保護紅線(xiàn)區、設施建設不符合環(huán)保要求等破壞濕地生態(tài)環(huán)境問(wèn)題,檢察機關(guān)充分發(fā)揮公益訴訟檢察職能,州、縣兩級檢察院一體化辦案,督促行政主管部門(mén)依法全面履行監管職責,從源頭防治破壞水資源及濕地生態(tài)環(huán)境的違法行為,在發(fā)展旅游的同時(shí)維護好濕地生態(tài)功能和生物多樣性。

  【基本案情】

  瑪多縣地處三江源國家公園核心腹地,素有“千湖之縣”之稱(chēng),是黃河上游最大的水源涵養區,其中冬格措納湖國家濕地公園位于生態(tài)保護紅線(xiàn)區內,分布有雪豹、棕頭鷗等40余種野生動(dòng)物,是重要的生物資源庫,生態(tài)地位極其重要。該縣花石峽鎮沿冬格措納湖德馬高速25公里處建有停車(chē)港灣(觀(guān)景臺)及公共衛生間,周邊牧戶(hù)未經(jīng)批準擅自抽取地下水為過(guò)往車(chē)輛提供有償加水服務(wù),過(guò)往游客駐足投食喂鳥(niǎo)或私自進(jìn)入濕地公園內游玩,導致鳥(niǎo)類(lèi)落地覓食被過(guò)往車(chē)輛碾壓事故頻發(fā),破壞了冬格措納湖國家濕地公園生態(tài)環(huán)境。

  【調查和督促履職情況】

  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瑪多縣人民檢察院(以下簡(jiǎn)稱(chēng)“瑪多縣院”)在開(kāi)展濕地生態(tài)保護公益訴訟檢察工作中發(fā)現該線(xiàn)索,并于2023年5月16日立案調查。由于涉案現場(chǎng)面積較大,辦案檢察官運用衛星遙感和“無(wú)人機”航拍等技術(shù)建成現場(chǎng)平面布局圖,完成對涉案地點(diǎn)全面勘查。

  調查查明,花石峽鎮沿冬格措納湖德馬高速25公里處設有停車(chē)港灣(觀(guān)景臺)及公共衛生間,周邊牧戶(hù)未經(jīng)批準售賣(mài)食品,同時(shí)非法抽取地下水供往來(lái)車(chē)輛有償使用,吸引了過(guò)往游客駐足休憩,大量游客越過(guò)網(wǎng)圍欄徒步進(jìn)入冬格措納湖國家濕地公園生態(tài)保護紅線(xiàn)區觀(guān)景、游玩,使該濕地保護紅線(xiàn)區變?yōu)椤熬W(wǎng)紅”旅游打卡點(diǎn);過(guò)往游客在停車(chē)港灣(觀(guān)景臺)處投食喂鳥(niǎo),吸引了棕頭鷗(“三有”保護動(dòng)物)等野生鳥(niǎo)類(lèi)落地覓食,造成鳥(niǎo)類(lèi)被過(guò)往車(chē)輛碾壓死亡事故頻發(fā)。停車(chē)港灣(觀(guān)景臺)處的公共衛生間無(wú)相關(guān)環(huán)保配套設施,不符合生態(tài)保護紅線(xiàn)區和國家濕地公園環(huán)保管控要求,對冬格措納湖國家濕地公園生態(tài)環(huán)境造成破壞。

  另查明,瑪多縣政府未設立專(zhuān)門(mén)的生態(tài)環(huán)境保護主管部門(mén),瑪多縣生態(tài)環(huán)境和自然資源管理局為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黃河源園區管委會(huì )內設副縣級機構,受黃河源園區管委會(huì )和瑪多縣政府雙重領(lǐng)導,其與縣政府之間的工作關(guān)系還未理順,權力清單和責任清單不明晰,導致工作中權責不清、職責交叉。且案涉停車(chē)港灣(觀(guān)景臺)及公共衛生間建設企業(yè)的行政監管部門(mén)為省級單位,僅靠縣級檢察院推動(dòng)難度大。為解決監督級別不對等、辦案人員短缺等問(wèn)題,果洛藏族自治州人民檢察院(以下簡(jiǎn)稱(chēng)“果洛州院”)分管領(lǐng)導帶隊走訪(fǎng)建設企業(yè)、果洛州生態(tài)環(huán)境、交通運輸、自然資源部門(mén),以及瑪多縣公安、生態(tài)環(huán)境和自然資源管理局等單位,厘清了行政主管部門(mén)權責,并與停車(chē)港灣(觀(guān)景臺)及公共衛生間建設企業(yè)圍繞設施建設背景、對濕地生態(tài)的影響等問(wèn)題進(jìn)行充分溝通,就有效保護冬格措納湖國家濕地公園生態(tài)環(huán)境達成共識。

  受歷史原因和當地經(jīng)濟條件影響,湖畔生活的牧戶(hù)為維持生計而違法違規經(jīng)營(yíng)的情況長(cháng)期存在,確保治理后不出現反彈十分重要。2023年6月30日,瑪多縣院同瑪多縣生態(tài)環(huán)境和自然資源管理局、屬地鎮政府召開(kāi)案件磋商會(huì ),形成磋商意見(jiàn):一是瑪多縣花石峽鎮人民政府依法負責轄區內環(huán)境污染防治的監督管理并積極協(xié)調將高速公路網(wǎng)圍欄進(jìn)行封堵;二是瑪多縣生態(tài)環(huán)境和自然資源管理局負責修復受損高速網(wǎng)圍欄;三是兩部門(mén)共同協(xié)作設立醒目的警示標牌,嚴禁投食喂鳥(niǎo)和越界進(jìn)入濕地旅游,阻斷違規取水售賣(mài)行為。明確由兩部門(mén)聯(lián)合向上級部門(mén)申請搬遷牧戶(hù)救助金或補償金,以解決牧民搬遷問(wèn)題。

  因發(fā)現整改尚未到位,2023年8月21日,依照同級監督原則,瑪多縣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濕地保護法》第三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青藏高原生態(tài)保護法》第五十八條、《三江源國家公園條例》第二十四條等法律法規,向瑪多縣生態(tài)環(huán)境和自然資源管理局發(fā)出檢察建議,建議采取有效措施,嚴守生態(tài)保護紅線(xiàn),防止冬格措納湖國家濕地公園生態(tài)環(huán)境遭受?chē)乐仄茐?;持續加大宣傳教育力度,增強各族群眾生態(tài)環(huán)境和資源保護意識?,敹嗫h生態(tài)環(huán)境和自然資源管理局收到檢察建議后,迅速組織開(kāi)展整改工作,一是責令牧戶(hù)停止違規取水和違法出售食品的行為,組織20余名生態(tài)管護員清除濕地周邊垃圾2噸,確保濕地保護紅線(xiàn)區生態(tài)環(huán)境干凈整潔。二是協(xié)調建設企業(yè)封閉了花石峽鎮沿冬格措納湖德馬高速25公里處的停車(chē)港灣(觀(guān)景臺),并拆除了公共衛生間,設立了“禁止投食喂鳥(niǎo)”等標識標牌,恢復了濕地野生動(dòng)物棲息地安寧和濕地生態(tài)環(huán)境。

  【典型意義】

  檢察機關(guān)圍繞服務(wù)三江源國家公園建設,州、縣兩級檢察院聯(lián)動(dòng)履職,破解監督級別不對等、行政主管部門(mén)權責不清等問(wèn)題。通過(guò)磋商、檢察建議督促各部門(mén)依法履職,協(xié)調有關(guān)部門(mén)申請搬遷資金,推動(dòng)冬格措納湖濕地生態(tài)破壞一系列問(wèn)題得到系統長(cháng)效治理,統籌實(shí)現生態(tài)保護、綠色發(fā)展和民生改善三者有機統一。

  案例二

  四川省雅安市人民檢察院督促保護大熊貓國家公園珍稀樹(shù)種天全槭行政公益訴訟案

  【關(guān)鍵詞】

  行政公益訴訟檢察建議  大熊貓國家公園  生物多樣性保護  種群擴繁

  【要旨】

  針對天全槭等大熊貓國家公園具有較高經(jīng)濟價(jià)值的物種生存受到威脅的現象,省、市、縣三級檢察機關(guān)聯(lián)動(dòng)履職,以檢察建議督促林業(yè)行政主管部門(mén)對大熊貓國家公園內天全槭、金錢(qián)槭物種進(jìn)行生存調查,與中科院、四川農業(yè)大學(xué)等科研院校合作開(kāi)展種群擴繁工作,推動(dòng)天全槭納入四川省重點(diǎn)保護植物名錄,提升保護等級,保護大熊貓國家公園生物多樣性。

  【基本案情】

  天全槭是制作高端大小提琴、鋼琴等樂(lè )器琴板背板的材料,具有較高經(jīng)濟價(jià)值,但因天全槭保護級別低,違法成本低,導致大熊貓國家公園內天全槭、金錢(qián)槭被大量盜伐,破壞了大熊貓國家公園的生物多樣性。

  【調查和督促履職】

  2022年4月,雅安市寶興縣人民檢察院在辦理阿某某等6人盜伐林木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時(shí)發(fā)現該線(xiàn)索,遂將該線(xiàn)索作為行政公益訴訟重大案件線(xiàn)索層報四川省人民檢察院(以下簡(jiǎn)稱(chēng)四川省院)。

  四川省院隨即對2021年以來(lái)全省大熊貓國家公園盜伐槭樹(shù)案件進(jìn)行梳理,發(fā)現大熊貓國家公園(雅安、綿陽(yáng)、阿壩片區)發(fā)生盜伐林木刑事犯罪案件8件17人,其中涉及盜伐槭樹(shù)科樹(shù)木的案件4件13人,案件占比50%,人數占比76.4%。通過(guò)類(lèi)案分析發(fā)現案件中被盜伐槭樹(shù)樹(shù)齡大多在50年以上,天全槭等槭樹(shù)科樹(shù)木生存條件受到嚴重威脅。

  2023年1月至3月,四川省院與雅安市檢察院(以下簡(jiǎn)稱(chēng)雅安市院)、寶興縣檢察院先后3次實(shí)地查看阿某某盜伐林木案等4處盜伐天全槭的現場(chǎng),了解天全槭等槭樹(shù)科物種分布情況、盜伐行為對大熊貓國家公園生境的破壞情況,并固定相關(guān)證據。通過(guò)走訪(fǎng)案發(fā)地附近的居民、護林員、縣林業(yè)局,了解大熊貓國家公園槭樹(shù)生存現狀和開(kāi)展種群恢復的可行性。

  經(jīng)查,天全槭等槭樹(shù)科樹(shù)木非國家級、省級重點(diǎn)保護植物,盜伐現場(chǎng)周邊已沒(méi)有同類(lèi)槭樹(shù),盜伐行為已導致天全槭在一定范圍內滅失,大熊貓國家公園內生態(tài)系統原真性、完整性遭到破壞,林業(yè)行政主管部門(mén)存在履職不到位的情形。

  2023年4月雅安市院以行政公益訴訟立案。同月,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森林法》第九條和第三十一條第三款的規定,雅安市院向雅安市林業(yè)局發(fā)出檢察建議,建議其及時(shí)組織開(kāi)展天全槭等槭樹(shù)科樹(shù)木的資源摸底評估、調查,加強針對性的綜合保護;通過(guò)育種繁殖、補栽補種等方式進(jìn)行原生地生態(tài)修復。

  雅安市林業(yè)局收到檢察建議書(shū)后,立即開(kāi)展大熊貓國家公園槭樹(shù)種群調查,查明大熊貓國家公園(雅安片區)現存3485株野生槭樹(shù)科樹(shù)木,分布于寶興縣、天全縣、滎經(jīng)縣,樹(shù)齡50年以上的天全槭204株,樹(shù)齡100年以上的天全槭34株,樹(shù)齡50年以上的金錢(qián)槭僅存3株。雅安市林業(yè)局隨即在大熊貓國家公園寶興片區開(kāi)展天全槭物種搜集和育種,開(kāi)展槭樹(shù)種質(zhì)資源保護。

  2023年7月4日,辦案人員走訪(fǎng)了中國科學(xué)院成都生物研究所長(cháng)期從事極小種群野生植物研究的科研團隊,就天全槭、金錢(qián)槭種群擴繁咨詢(xún)專(zhuān)家意見(jiàn),得知金錢(qián)槭在川東北有相同種群,可采取移植的方式實(shí)現大熊貓國家公園雅安片區槭樹(shù)種群擴繁;但天全槭僅在雅安境內存在,當前亟待采取本地育種或扦插實(shí)現種群擴繁。為提升天全槭的保護等級,2023年8月9日,四川省院、雅安市院、雅安市林業(yè)局與四川省林業(yè)和草原局就大熊貓國家公園槭樹(shù)物種保護開(kāi)展座談。通過(guò)檢察機關(guān)、林草部門(mén)以及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的共同努力,2023年12月14日,野生天全槭正式納入省級重點(diǎn)野生植物保護名錄。為提升辦案質(zhì)量,辦案期間,寶興、天全兩地檢察機關(guān)還從四川農業(yè)大學(xué)、農科所等單位聘請12名植物學(xué)、動(dòng)物學(xué)、農業(yè)生態(tài)學(xué)專(zhuān)業(yè)人士作為“益心為公”檢察云平臺生物多樣性保護專(zhuān)業(yè)志愿者,對槭樹(shù)物種保護提供專(zhuān)業(yè)意見(jiàn)。

  2024年4月,在檢察機關(guān)的推動(dòng)下,市縣兩級林業(yè)部門(mén)與四川農業(yè)大學(xué)林學(xué)院共同組建保護工作團隊,在樹(shù)木被盜伐地相同海拔、類(lèi)似生境對天全槭、金錢(qián)槭開(kāi)展育苗工作,中國科學(xué)院成都生物研究所、四川農業(yè)大學(xué)林學(xué)院也同步在實(shí)驗室內建立了相應苗圃,最終槭樹(shù)種群擴繁工作取得成功。

  【典型意義】

  大熊貓國家公園雅安片區占全國大熊貓國家公園面積的27%。檢察機關(guān)在辦案中通過(guò)個(gè)案對類(lèi)案進(jìn)行分析,發(fā)現大熊貓國家公園槭樹(shù)生存受到威脅的問(wèn)題,三級檢察機關(guān)上下聯(lián)動(dòng),通過(guò)一體化辦案推動(dòng)受損生態(tài)環(huán)境修復和生存受到威脅的物種保護,提升了野生天全槭的保護等級,推動(dòng)實(shí)現了種群擴繁,保護了大熊貓國家公園生物多樣性和生態(tài)系統原真性、完整性。

  案例三

  吉林省琿春林區人民檢察院督促整治東北虎豹國家公園園區內廢棄礦山行政公益訴訟案

  【關(guān)鍵詞】

  行政公益訴訟檢察建議  東北虎豹國家公園  生態(tài)環(huán)境和資源保護  礦山治理

  【要旨】

  針對東北虎豹國家公園廢棄礦山地質(zhì)環(huán)境治理恢復問(wèn)題,檢察機關(guān)組建“東北虎豹國家公園保護”辦案團隊,發(fā)揮一體化辦案優(yōu)勢,通過(guò)檢察建議,督促自然資源部門(mén)依法履行職責,修復礦山地質(zhì)環(huán)境,提升虎豹棲息地生態(tài)環(huán)境質(zhì)量。

  【基本案情】

  東北虎豹國家公園地處中國吉林、黑龍江兩省并與俄羅斯濱海邊疆區接壤。吉林省琿春市作為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的核心區,是著(zhù)名的虎豹之鄉?,q春市域內擁有重點(diǎn)國有林區面積34.98萬(wàn)公頃,森林覆蓋率達86%。位于琿春國有林區的荒山一號采石場(chǎng)曾用露天方式開(kāi)采,停采后仍有居民在原址盜采石材,導致近1.2公頃國有林地被破壞,開(kāi)采邊坡處于不穩定狀態(tài),坡面風(fēng)化嚴重,巖石裸露且細碎,極易發(fā)生崩塌地質(zhì)災害,且未進(jìn)行礦山地質(zhì)環(huán)境治理與土地復墾,嚴重影響東北虎豹遷移擴散廊道連通和棲息地生態(tài)環(huán)境質(zhì)量。

  【調查和督促履職】

  2023年6月,吉林省琿春林區人民檢察院(以下簡(jiǎn)稱(chēng)琿春林區檢察院)在深入開(kāi)展吉林省檢察院部署的“守護虎嘯山林”檢察監督專(zhuān)項行動(dòng)中發(fā)現該案件線(xiàn)索。經(jīng)初查,該廢棄礦山未進(jìn)行地質(zhì)環(huán)境治理恢復,可能引發(fā)地質(zhì)災害,且對人民群眾人身安全和虎豹棲息地生態(tài)環(huán)境質(zhì)量造成損害。經(jīng)吉林省人民檢察院指定管轄,琿春林區檢察院于同年6月7日立案。

  立案后,琿春林區檢察院邀請林區生態(tài)保護專(zhuān)家作為特邀檢察官助理參與辦案,對涉案現場(chǎng)開(kāi)展實(shí)地調查、GPS定點(diǎn)測量,確認生態(tài)環(huán)境毀損面積;前往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管理局琿春分局、長(cháng)白山森工集團琿春林業(yè)有限公司、琿春市自然資源局調取涉案采石場(chǎng)林地資源檔案、采礦許可證等證據材料;查閱法律法規、三定方案,厘清行政機關(guān)的職能職責。經(jīng)調查后發(fā)現,該采石場(chǎng)于2007年2月12日登記成立,采礦許可證有效期限為一年零二個(gè)月(自2006年12月至2008年2月),已于2021年7月12日注銷(xiāo)登記,采礦權到期后一直處于廢棄狀態(tài),且原采礦權人無(wú)法取得聯(lián)系,土地復墾及礦山地質(zhì)環(huán)境治理一直未有效開(kāi)展,國家利益和社會(huì )公共利益持續處于受損害狀態(tài)。

  根據《土地復墾條例》第五條,《地質(zhì)災害防治條例》第二條、第三條、第七條第二款,《礦山地質(zhì)環(huán)境保護規定》第二條、第四條第二款、第十六條,琿春市自然資源局負有對涉案礦山地質(zhì)災害防治及礦山地質(zhì)環(huán)境保護的職責,該采石場(chǎng)已廢棄多年,其對被毀損的林地未采取整治措施使其達到可利用狀態(tài),未能治理恢復破壞的礦山地質(zhì)環(huán)境,存在怠于履職的情形。為恢復受損生態(tài)環(huán)境,琿春林區檢察院于2023年7月6日邀請人大代表、政協(xié)委員、人民監督員與專(zhuān)家學(xué)者等與琿春市自然資源局共同召開(kāi)公開(kāi)聽(tīng)證會(huì ),并向琿春市自然資源局發(fā)出檢察建議,建議其依法履行土地復墾及礦山地質(zhì)環(huán)境保護工作職責,確保受損害的生態(tài)環(huán)境得到有效恢復。

  收到檢察建議后,琿春市自然資源局積極開(kāi)展涉案礦山地質(zhì)環(huán)境治理工作,制定礦山地質(zhì)環(huán)境治理工程實(shí)施方案并向市政府爭取到82.43萬(wàn)元治理資金。經(jīng)治理,共清理浮石及危巖體2055立方米,平整平臺場(chǎng)地7976立方米,栽植紫穗槐3萬(wàn)余株,播撒草籽2.6587公頃。經(jīng)琿春林區檢察院對整改情況進(jìn)行跟進(jìn)監督,現場(chǎng)已恢復林業(yè)生產(chǎn)條件,延伸恢復治理面積達2.9416公頃。期間,琿春林區檢察院就該案涉及的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礦山生態(tài)修復問(wèn)題,與當地琿春基層立法聯(lián)系點(diǎn)進(jìn)行座談,形成關(guān)于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礦山生態(tài)修復工作的報告,向琿春市人大常委會(huì )作了專(zhuān)題匯報,為國家公園立法建言獻策。

  為進(jìn)一步保護虎豹回廊通道,提升虎豹棲息地環(huán)境質(zhì)量,琿春林區檢察院開(kāi)展“守護虎豹棲息地”小專(zhuān)項,聯(lián)合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管理局琿春分局、吉林森林公安琿春分局、琿春市自然資源局、長(cháng)白山森工集團琿春林業(yè)有限公司開(kāi)展虎豹棲息地保護工作。在檢察機關(guān)的推動(dòng)下,琿春市自然資源局對琿春市范圍內歷史遺留礦山圖斑進(jìn)行了全面核查,發(fā)現疑似圖斑311塊,錄入吉林省自然資源廳核查系統排查確認56處,總面積為70.13公頃,通過(guò)自然恢復、轉型利用及工程恢復三種治理方式,統籌推進(jìn)治理恢復,現已進(jìn)入驗收階段;長(cháng)白山森工集團琿春林業(yè)有限公司組織近1000人次開(kāi)展集中巡林巡護工作25次,形成保護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生態(tài)環(huán)境合力。

  【典型意義】

  東北虎豹國家公園內地貌類(lèi)型復雜多樣,生態(tài)環(huán)境優(yōu)美,對園區內礦山的修復治理是維護虎豹棲息地安全的重點(diǎn)工作。檢察機關(guān)針對廢棄礦山的恢復與治理,加強與行政機關(guān)的溝通,靈活運用多種監督方式,督促責任主體修復生態(tài)環(huán)境。推動(dòng)行政機關(guān)通過(guò)核查圖斑等方式發(fā)現案件線(xiàn)索,統籌開(kāi)展生態(tài)修復,助力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生態(tài)保護。

  案例四

  海南省東方市人民檢察院督促整治熱帶雨林國家公園海南坡鹿飲用水污染行政公益訴訟案

  【關(guān)鍵詞】

  行政公益訴訟檢察建議  熱帶雨林國家公園  坡鹿飲用水安全  城鎮污水管網(wǎng)建設

  【要旨】

  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周邊居民擅自私設排污管道向自然保護區內排放生產(chǎn)生活污水,侵害國家一級重點(diǎn)保護野生動(dòng)物海南坡鹿的飲水安全,檢察機關(guān)多舉措督促相關(guān)行政主管部門(mén)協(xié)同履職,共同保護生態(tài)環(huán)境,并對城鎮違法排污問(wèn)題進(jìn)行源頭整治,保護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生物多樣性。

  【基本案情】

  海南坡鹿被納入國家一級重點(diǎn)保護野生動(dòng)物名錄,國際保護聯(lián)盟將其列為瀕危物種,在我國僅分布于海南島,是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的標志性物種,入選《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優(yōu)先保護物種名錄》,主要棲息地位于海南大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該自然保護區與城鎮居民區間有一條水渠相隔,該水渠主要是為保護區內的坡鹿提供飲用水。但在自然保護區與居民區相鄰路段,存在居民私自擴建自用房侵占水渠、私設排污管道向水渠或保護區內排放各類(lèi)生產(chǎn)生活污水的情況,致使保護區內多處海南坡鹿飲用水塘受到污染,危害海南坡鹿生存環(huán)境,影響海南坡鹿種群的繁衍。

  【調查和督促履職】

  2022年7月,海南省東方市人民檢察院(以下簡(jiǎn)稱(chēng)東方市院)在開(kāi)展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保護專(zhuān)項活動(dòng)中發(fā)現該線(xiàn)索,并于同月立案辦理。東方市院運用無(wú)人機排查和實(shí)地走訪(fǎng),查明保護區內違法排污口共有37個(gè),主要為居民生活污水、餐飲店污水。因城鎮污水管網(wǎng)尚未建立,與保護區相鄰的部分商鋪、居民區長(cháng)期向保護區內排放污水,在低洼積水處可見(jiàn)水體發(fā)黑、漂浮油污。經(jīng)對流入保護區的水體進(jìn)行檢測均為Ⅳ類(lèi)和Ⅴ類(lèi)水質(zhì),遠達不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要求的Ⅰ類(lèi)標準。

  2022年7月20日,東方市院組織市水務(wù)局、市生態(tài)環(huán)境局、大田鎮政府、保護區管理局、水渠灌區管理分局等五家單位召開(kāi)磋商會(huì ),確定由市水務(wù)局、市生態(tài)環(huán)境局、大田鎮政府開(kāi)展非法排污問(wèn)題整治,保護區管理局、水渠灌區管理分局予以協(xié)助。東方市院跟進(jìn)監督發(fā)現,違法排污問(wèn)題整治進(jìn)展緩慢,存在各行政機關(guān)相互推諉現象,公益仍處于受侵害狀態(tài),遂于2022年10月24日分別向市生態(tài)環(huán)境局、市水務(wù)局、大田鎮政府制發(fā)檢察建議,督促其依法履行職責,及時(shí)開(kāi)展對違法排污問(wèn)題的整治,消除違法排污行為,并開(kāi)展源頭治理,切實(shí)保護海南坡鹿飲用水源及棲息環(huán)境安全。

  為推進(jìn)整改進(jìn)度,東方市院通過(guò)與市政協(xié)開(kāi)展專(zhuān)題調研,聯(lián)合市政府召開(kāi)現場(chǎng)辦公會(huì )等方式,確定先由大田鎮政府、水渠灌區管理分局開(kāi)展清障工作,后由市水務(wù)局負責污水管網(wǎng)的鋪設并進(jìn)行截污納流,共同推動(dòng)問(wèn)題整改。

  截至2024年5月,整改工作取得明顯成效。一是大田鎮政府聯(lián)合保護區管理局對水渠沿線(xiàn)的排污管道、違建房屋予以拆除,拆除亂搭亂建點(diǎn)位86處,平整施工現場(chǎng)3000多平方米;二是水渠灌區管理分局投入10萬(wàn)元對水渠“四亂”進(jìn)行清理,清理垃圾1000余噸;三是為自然保護區重新規劃、修建供水管道,確保坡鹿的用水安全(目前已完成重新規劃);四是市水務(wù)局通過(guò)PPP工程模式(政府和社會(huì )資本合作)建成污水處理廠(chǎng),全面鋪設污水管網(wǎng)收集城鎮污水,有力推動(dòng)源頭治理。目前,各類(lèi)違法排污行為已經(jīng)消除,經(jīng)檢測,流入保護區的水體已符合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要求的Ⅰ類(lèi)用水標準。

  【典型意義】

  海南坡鹿是中國17種鹿類(lèi)動(dòng)物中極其珍貴的一種,其對于維系生態(tài)系統的結構和功能完整、物種多樣性,維持物種進(jìn)化潛力具有重要作用。檢察機關(guān)通過(guò)磋商、制發(fā)檢察建議等方式督促行政主管部門(mén)履職盡責,推動(dòng)城鎮污水管網(wǎng)的鋪設,實(shí)現了源頭治理;借助市政府、政協(xié)的力量推動(dòng)多個(gè)職能部門(mén)協(xié)調聯(lián)動(dòng),持續跟進(jìn)監督,直至坡鹿保護區水污染問(wèn)題得到徹底解決,維護了海南坡鹿的生存、棲息環(huán)境安全。

  案例五

  福建省南平市檢察機關(guān)督促治理武夷山國家公園松材線(xiàn)蟲(chóng)病行政公益訴訟案

  【關(guān)鍵詞】

  行政公益訴訟檢察建議  武夷山國家公園  外來(lái)入侵物種防治  跨區域協(xié)同治理

  【要旨】

  針對外來(lái)入侵物種松材線(xiàn)蟲(chóng)嚴重破壞森林資源、危及武夷山國家公園生態(tài)安全問(wèn)題,檢察機關(guān)運用“林長(cháng)+檢察長(cháng)”協(xié)作機制,加強與武夷山國家公園管理局、林業(yè)局、屬地政府協(xié)同配合,以個(gè)案辦理推動(dòng)類(lèi)案監督,加強跨區域松材線(xiàn)蟲(chóng)病防治,保護武夷山國家公園生態(tài)安全。

  【基本案情】

  松材線(xiàn)蟲(chóng)屬我國重點(diǎn)管理的外來(lái)入侵物種,由其引起的松材線(xiàn)蟲(chóng)病,俗稱(chēng)“松樹(shù)的癌癥”,是一種毀滅性森林病害,具有易傳播、發(fā)病快、致死率高、防治困難等特點(diǎn)。松樹(shù)一旦感染該病,最快40天左右即死亡,3至5年便可摧毀成片松林。武夷山國家公園森林覆蓋率達96.7%,其中松樹(shù)占比27.52%,是武夷山森林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2017年,武夷山國家公園首次發(fā)現松材線(xiàn)蟲(chóng)病疫情,之后在南平市武夷山、光澤縣等4個(gè)縣區陸續有松材線(xiàn)蟲(chóng)病疫情發(fā)生,并有由南向北蔓延趨勢,威脅武夷山國家公園森林資源和生態(tài)安全。

  【調查和督促履職】

  2023年3月,武夷山市人民檢察院(以下簡(jiǎn)稱(chēng)“武夷山市院”)收到“益心為公”志愿者提供的武夷山市星村鎮轄區內發(fā)生松材線(xiàn)蟲(chóng)病疫情的線(xiàn)索。武夷山市院初查核實(shí)相關(guān)情況后于同年3月31日立案,隨后通過(guò)實(shí)地查看重點(diǎn)區域、詢(xún)問(wèn)護林員、咨詢(xún)林業(yè)部門(mén)專(zhuān)家等方式全面摸排全市松材線(xiàn)蟲(chóng)病發(fā)生情況,查明松材線(xiàn)蟲(chóng)病在武夷山國家公園范圍及毗鄰的相關(guān)鄉鎮、街道傳播。同年5月15日,武夷山市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森林法》第三十五條第三款、《福建省林業(yè)有害生物防治條例》第四條第二款等相關(guān)規定,向負有監管職責的星村鎮人民政府制發(fā)檢察建議,建議其全面履行林業(yè)有害生物防治監管職責,并邀請武夷山國家公園管理局、武夷山市林業(yè)局共同召開(kāi)圓桌會(huì )議,督促其依法履行預防、治理和宣傳職責,全面做好松材線(xiàn)蟲(chóng)病防治工作。武夷山市院聯(lián)合武夷山國家公園管理局、武夷山市林業(yè)局建立信息共享、線(xiàn)索移送機制,加強疫情發(fā)現能力;同時(shí)相關(guān)部門(mén)加強對屬地鎮政府的指導,強化疫木管理、規范疫木處置,形成閉環(huán)管理。截至2024年,星村鎮人民政府、林業(yè)部門(mén)在武夷山市相關(guān)鄉鎮、街道開(kāi)展松材線(xiàn)蟲(chóng)病除治工作,防治性采伐面積共計16893畝,其中國家公園范圍內8339.6畝。

  為全面加強武夷山國家公園生態(tài)安全防護,防范和遏制松材線(xiàn)蟲(chóng)病向武夷山國家公園蔓延,南平市人民檢察院(以下簡(jiǎn)稱(chēng)“南平市院”)于2023年6月5日與南平市林業(yè)局就松材線(xiàn)蟲(chóng)病防治開(kāi)展磋商并形成一致意見(jiàn),由南平市林業(yè)局會(huì )同武夷山國家公園管理局加強對全市松材線(xiàn)蟲(chóng)病疫情防控監管,采取有效措施筑牢武夷山國家公園生態(tài)防護屏障。同年7月,南平市院以武夷山國家公園所涉南平市建陽(yáng)區、武夷山市、邵武市、光澤縣為重點(diǎn),在全市范圍部署開(kāi)展松材線(xiàn)蟲(chóng)病防治公益訴訟專(zhuān)項監督活動(dòng),辦理了一批行政公益訴訟案件。

  為進(jìn)一步推進(jìn)松材線(xiàn)蟲(chóng)病的治理,南平市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森林法》第九條、第三十五條、《森林病蟲(chóng)害防治條例》第五條、《福建省林業(yè)有害生物防治條例》第五條、第七條、第九條相關(guān)規定以及南平市林業(yè)局“三定方案”,于2024年5月31日立案后,向南平市林業(yè)局制發(fā)檢察建議,建議市林業(yè)局強化對各縣市編制年度防治計劃、疫情監測、專(zhuān)項普查的指導與對疫木處理除害企業(yè)的監管,同時(shí)開(kāi)展松材線(xiàn)病蟲(chóng)防治知識宣傳。在此基礎上,南平市院與江西省上饒市檢察機關(guān)建立閩贛檢察“2+5”協(xié)作機制,強化松材線(xiàn)蟲(chóng)病跨省域檢察公益訴訟協(xié)作。武夷山國家公園管理局、南平市林業(yè)部門(mén)通過(guò)完善技術(shù)方案編制、除治隊伍監管、聯(lián)動(dòng)執法及成效驗收等方式,在武夷山國家公園和周邊區域開(kāi)展疫情防治工作,共處置疫木5200余立方米、預防性注射健康松樹(shù)1.2萬(wàn)株,有效遏制松材線(xiàn)蟲(chóng)病疫情向武夷山國家公園蔓延傳播。

  【典型意義】

  黨的二十大報告指出,要提升生態(tài)系統多樣性、穩定性、持續性,要加強生物安全管理,防治外來(lái)物種侵害。檢察機關(guān)依托“林長(cháng)+檢察長(cháng)”協(xié)作機制,充分發(fā)揮檢察機關(guān)法律監督作用,實(shí)現個(gè)案辦理、類(lèi)案監督、訴源治理一體推進(jìn),多措并舉遏制松材線(xiàn)蟲(chóng)病疫情蔓延傳播。同時(shí),主動(dòng)加強與多個(gè)行政部門(mén)協(xié)作配合,構建各司其職、部門(mén)協(xié)同、信息共享、源頭治理的工作機制,通過(guò)檢察履職服務(wù)武夷山國家公園建設。

  案例六

  江西省上饒市人民檢察院訴萬(wàn)某某、南昌市某礦業(yè)有限公司破壞武夷山國家公園毗鄰區生態(tài)環(huán)境民事公益訴訟案

  【關(guān)鍵詞】

  民事公益訴訟  武夷山國家公園毗鄰區  非法采礦  生態(tài)環(huán)境損害責任

  【要旨】

  針對在武夷山國家公園毗鄰區非法采礦破壞生態(tài)環(huán)境的行為,行政機關(guān)履職后仍難以達到保護公益效果時(shí),檢察機關(guān)應當依法提起民事公益訴訟,并可通過(guò)提出財產(chǎn)保全建議,確保生態(tài)環(huán)境損害民事責任的優(yōu)先實(shí)現,通過(guò)構建跨區域檢察協(xié)作機制合力推動(dòng)國家公園全方位一體化保護。

  【基本案情】

  江西省鉛山縣武夷山鎮位于武夷山脈北部,毗鄰武夷山國家公園,生態(tài)地位十分重要。2018年8月,鉛山縣武夷山鎮某村和尚坪山場(chǎng)山體發(fā)生塌方。2018年12月18日,萬(wàn)某某以南昌市某礦業(yè)有限公司(以下簡(jiǎn)稱(chēng)“某礦業(yè)公司”)鉛山分公司的名義與某村村委會(huì )簽訂協(xié)議,約定由某礦業(yè)公司鉛山分公司出資進(jìn)行地質(zhì)災害治理,治理過(guò)程中產(chǎn)生的廢石料由該分公司加工銷(xiāo)售。2019年2月22日,萬(wàn)某某以某礦業(yè)公司的名義向鉛山縣發(fā)改委申請山體滑坡治理工程立項,并獲批準。此后,萬(wàn)某某以某礦業(yè)公司鉛山分公司的名義申請占用林地28畝,于2019年7月11日獲得批準。為非法采挖砂石資源,2019年3月至2022年8月,萬(wàn)某某在未取得林木采伐許可和采礦許可的情況下,組織挖機和運輸車(chē)輛,超出占用林地審批范圍對山體植被進(jìn)行剝離,非法采挖砂石43190立方米,造成審批范圍外公益林地毀壞19171平方米,采挖的砂石堆放占用耕地3789平方米,對公益林和山體地質(zhì)環(huán)境造成破壞。2022年8月底,國務(wù)院第九次大督查第八督查組指出,某礦業(yè)公司以山體滑坡治理之名在鉛山縣武夷山鎮某村非法采砂破壞生態(tài)環(huán)境,相關(guān)部門(mén)監管缺位。后中央媒體相繼報道此事件。

  【調查和訴訟】

  江西省上饒市人民檢察院(以下簡(jiǎn)稱(chēng)上饒市院)通過(guò)新聞報道發(fā)現該案線(xiàn)索后與鉛山縣自然資源、林業(yè)等部門(mén)對接。經(jīng)走訪(fǎng)了解,國務(wù)院大督查反饋問(wèn)題線(xiàn)索后,該案已作為犯罪線(xiàn)索移送,且鉛山縣人民政府已啟動(dòng)非法采礦及山體滑坡治理工程。

  在國家公園毗鄰區非法采礦、毀損公益林的行為,容易造成植被破壞、山體滑坡、水土流失、地面裂縫和沉降,危及國家公園的生態(tài)服務(wù)功能和生態(tài)系統穩定性。在確定相關(guān)部門(mén)無(wú)提起生態(tài)環(huán)境損害賠償訴訟意愿后,2023年3月27日,上饒市院以民事公益訴訟立案調查,并于同月31日發(fā)布公告。上饒市院通過(guò)提前介入引導偵查機關(guān)同步收集公益訴訟相關(guān)證據、實(shí)地勘察、詢(xún)問(wèn)當事人等方式,查明萬(wàn)某某以地質(zhì)災害治理為名非法采礦破壞生態(tài)的事實(shí)。2023年4月3日,上饒市院委托鑒定機構就非法采礦導致的生態(tài)破壞情況進(jìn)行司法鑒定。經(jīng)鑒定,該案違法行為造成的生態(tài)修復費用為910884.71元,生態(tài)期間服務(wù)功能損失費用為49511.7元。

  上饒市院經(jīng)審查認為,萬(wàn)某某以地質(zhì)災害治理之名,未取得采礦許可和林木采伐許可,超出林地占用許可范圍非法采礦破壞生態(tài)環(huán)境,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礦產(chǎn)資源法》第三條第三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森林法》第三十七條第一款、第三十九條第一款、第五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依法應當承擔破壞生態(tài)環(huán)境的民事責任。2023年8月17日,上饒市院向江西省人民檢察院(簡(jiǎn)稱(chēng)江西省院)報送起訴審批,江西省院經(jīng)審查認為,萬(wàn)某某以某礦業(yè)公司鉛山分公司的名義簽訂地質(zhì)災害治理協(xié)議并申請林地占用許可,以某礦業(yè)公司的名義申請地質(zhì)災害治理項目立項,在非法采礦過(guò)程中,萬(wàn)某某均是以某礦業(yè)公司及其鉛山分公司名義對外實(shí)施侵權行為,且萬(wàn)某某系某礦業(yè)公司的實(shí)際控制人,對該行為的違法性具有明確認識,應追加某礦業(yè)公司為共同被告(2023年4月12日,某礦業(yè)公司鉛山分公司登記注銷(xiāo)),與萬(wàn)某某連帶承擔修復生態(tài)環(huán)境、賠償生態(tài)期間服務(wù)功能損失等民事責任。2023年10月30日,上饒市院以萬(wàn)某某、某礦業(yè)公司為共同被告向上饒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民事公益訴訟,訴請判令二被告連帶承擔生態(tài)環(huán)境修復費910884.71元、生態(tài)期間服務(wù)功能損失49511.7元、鑒定費2萬(wàn)元,并在全國公開(kāi)發(fā)行的媒體上刊登公告,賠禮道歉。2024年4月30日,上饒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支持檢察機關(guān)全部訴訟請求。宣判后,二被告均未提出上訴。為確保被告財產(chǎn)優(yōu)先用于生態(tài)環(huán)境修復,保障民事公益訴訟判決的執行,上饒市院于2024年4月24日向上饒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財產(chǎn)保全建議,建議對公安機關(guān)查封的財產(chǎn)進(jìn)行保全,對拍賣(mài)款進(jìn)行凍結,待本案判決生效后優(yōu)先執行。上饒市中級人民法院接受該建議,通知執行法院(鉛山縣法院)對民事公益訴訟判決優(yōu)先執行。目前,該案已進(jìn)入查扣財產(chǎn)的處置程序。

  為助推武夷山國家公園及其周邊生態(tài)環(huán)境保護,上饒市院加強與福建省南平市人民檢察院溝通協(xié)調,積極構建閩贛檢察“2+5”跨區域協(xié)作機制,共同守護武夷山國家公園生態(tài)安全。

  【典型意義】

  武夷山國家公園是我國唯一被列入世界文化和自然雙遺產(chǎn)的國家公園,是東南地區重要生態(tài)屏障。國務(wù)院大督查指出問(wèn)題后,檢察機關(guān)及時(shí)跟進(jìn),在行政機關(guān)依法履職后社會(huì )公共利益仍未得到有效保護的情況下,充分發(fā)揮民事公益訴訟獨特作用,依法追究違法主體生態(tài)環(huán)境損害責任。檢察機關(guān)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財產(chǎn)保全建議,以確保生態(tài)環(huán)境損害民事責任的優(yōu)先實(shí)現。

【編輯:黃鈺涵】
發(fā)表評論 文明上網(wǎng)理性發(fā)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wù)協(xié)議
本網(wǎng)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wǎng)觀(guān)點(diǎn)。 刊用本網(wǎng)站稿件,務(wù)經(jīng)書(shū)面授權。
未經(jīng)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Copyright ©1999-2024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評論

頂部